陆琰

【冰秋】渡山春(十二)

墨辄水云烟:

  苍穹山十二峰的试剑大会,每两年一届,各峰挑选出有实力的弟子分组切磋,最后根据得胜情况进行排名。
  红榜上有名的,只要柳清歌首肯,就能进入年轻人心心向往的百战峰。就算是不愿意离开本峰,实力一经证明,全派扬名,也赚得今后脸上有光走路带风。
  其实这就是个激励机制,鼓励年轻人发奋修炼,还能促进各峰之间的感情交流,所以就作为传统一直延续了下来。
  沈清秋这次回来,先去岳清源那里汇报了一下情况,应付完来自掌门无微不至的长篇关怀后,并不打算和其它同门继续寒暄,直接带洛冰河回了清静峰。
  回去的路上,沈清秋问洛冰河,“不日便是试剑大会,可准备好了?”
  洛冰河抬头道,“师尊放心,弟子一定为师尊争光。”
  沈清秋道,“尽力而为就好。不必想着为师。”
  虽说叫十二峰试剑大会,其实还是个人性质偏重。说起来,光论年纪与资历,放在整个清静峰,洛冰河并不够格,但沈清秋觉得,既然洛冰河有这个实力,就要给他展现的机会。
  原著里的洛冰河遭遇悲惨,除了因为剧情需要而开过几次外挂之外,童年和少年时期几乎全部活在角落和阴影里,少年人天生的志向和自尊被伤得千疮百孔,导致最后——心理变态了。
  倒不是怕冰哥再一次心理变态,不管洛冰河后来变成了什么样,沈清秋相信,就如每一个少年一样,原著里的洛冰河肯定也是憧憬过有一天能够被人认可,扬名天下的。
  所以这一次,沈清秋抱的就是这样的出发点,要让洛冰河好好的扬一次名——
  主角光环buff加身,就是这么自信!
  想到这里,沈清秋忍不住看了洛冰河一眼。
  洛冰河刚好也在仰头看他,见沈清秋朝他投来若有所思的目光,脸红了一下,轻轻的道:“还记得当年师尊将弟子领回清静峰,走的便是这条路。”
  沈清秋略微诧异,想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洛冰河却沉浸在回忆里,继续说道,“那个时候,我好像做梦一样,不知道自己在哪,不知道师尊为什么偏偏看中我。我好高兴,也很害怕其实真的是我在做梦,醒来就什么也没有了,也没有师尊。"
  沈清秋问:“那你现在,还害怕吗?”
  洛冰河摇头,“只要能时刻明白师尊心里在想些什么,就不会害怕。”
  沈清秋很郁闷。
  看来自己在洛冰河心里,高深莫测的形象两世都改不了。
  主角亲自认证√敢不敢加哲学深度值啊系统!
  洛冰河停下来喘了口气,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师尊,弟子没力气了。”
  妈哒。刚才还活蹦乱跳的,鬼才会信你!
  沈清秋面无表情,洛冰河朝他伸出手,眨了眨眼,“师尊........"
  所以说男主但凡行事,必有目的。
  沈清秋罔顾洛冰河期待的眼神,抬腿就走。
  洛冰河缠上来,语气里尽是委屈,“师尊,弟子是真的没力气了。当年山梯漫长,弟子初入山门,师尊还肯牵一牵弟子,为何现在反而不肯了?”
  这死缠烂打的,沈清秋觉得就像回到了上一世两人在一块鬼混(……)的过去,晃神片刻,居然忍不住想笑,连忙绷住了,干巴巴的教训道:“胡闹。要是被人看见,像什么样子。”
  沈清秋觉得自己对洛冰河实在是有些放纵过度了,这孩子现在跟自己撒娇装可怜就和家常便饭似的,以后还得了?
  话虽这么说,其实他也知道,洛冰河除了黏了点之外,还是很给他省心的。大多数时候,也就任他去了。
  至少这孩子听话。
  洛冰河见沈清秋不说话,以为自己得意忘形了,目光黯淡了片刻,慢慢把头垂了下去,乖乖的跟在沈清秋后面。
  沈清秋看他那副样子,在心里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还是放慢步子,牵住了洛冰河。
  洛冰河顿时愣住,抬头望去,目光灼灼。
  沈清秋略微干涩道,“若有下次,不再牵了。又不是几岁的小孩子。”
  洛冰河忙不迭点头,回握住沈清秋的手,心满意足,笑容在脸上慢慢扩大。
  
  接下来的日子,沈清秋也没闲着。
  清静峰参加试剑大会的,毕竟不止洛冰河一个,他这个峰主四处监督众弟子加强训练,捧着茶盏在竹舍的养老时间少了不少。
  毕竟是苍穹山派难得的大型活动,总得上点心吧。
  试剑大会那天,穹顶峰的演武场围满了人。除了苍穹山派本派的人之外,很多其它仙门教派也慕名或受邀前来观看,气氛非常热烈。
  演武场上方万里无云,十二峰的弟子们整整齐齐列队四周,而岳清源沈清秋等人则坐在演武场的正北面,正好观看场上的比武。
  这其实也是个十二峰峰主的情感交流会,十二个人凑一块,喝茶扯淡嗑瓜子,顺带聊一聊培养弟子的心得,评点评点场上的情况。
  沈清秋的座位就在坐在正中的岳清源旁边,省不了被抓住一顿嘘寒问暖,一边微微的笑着,一边似是漫不经心的望向洛冰河的方向。
  那头洛冰河穿着清净峰的校服,站在靠前的位置,正低头看着腰间前几日沈清秋特意从万剑峰给他找的剑,在一片情绪高涨中若有所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沈清秋收回目光,刚要低头喝茶,恰好瞥见柳清歌迎面走过来,条件反射的打招呼,“柳师弟。”
  柳清歌脚下一滞。脸上表情僵硬了半天,终于移开目光,木然点了一下头。
  岳清源打量着二人,欣慰道,“两位师弟刚共同历练一场,试剑大会在即,许多细节尚未来得及询问,眼下见你们关系融洽,我也就放心了。”
  沈清秋微笑。
  怎么看出来关系融洽的?
  只是没有一见面就打起来吧!
  掌门师兄你的要求可不可以不要这么低!
  ……但不管怎么说,至少没有之前的针锋相对了。
  柳清歌那头刚一落座,立马就有人玩笑道,“柳师弟可算到了。今年的试剑大会,百战峰预备拿下多少个名次?这回手下可留情些。”
  说这话的,正是齐清萋。旁边魏清巍笑道,“对谁不留情也不会对仙姝峰不留情,平日里我们这些弟子连仙姝峰山门都跨不进去,好不容易见了仙子们,自然手也软了。”
  所有人一哄而笑,齐清萋挑了挑细长的眉毛,也不答话。
  台上传来整齐的擂鼓之声,响彻整个演武场。试剑大会已经开始,所有人便不再插科打诨,全都把目光朝演武场中心望去。
  按照规则,资历低、年纪轻的弟子是不能直接和资历深的直接对上的。弟子们在按照资历分了组,以抽签的方式在组内两两对决,优胜者才有机会迎战更高资历者。
  如此层层淘汰,最后进行排名,表现出彩的便有机会挂名红榜,全派扬名。
  沈清秋的目光一直锁在台上,偶尔低头喝茶。
  洛冰河果然不负期望,剑法娴熟,惊艳之处不断,一路晋级顺利无比,吸引了众多目光。
  洛冰河挽了个剑花,利落收剑,在一片喝彩声里抬起头,目光直寻沈清秋而来。
  沈清秋对他微微一笑。洛冰河立马露出一个笑容,面上泛起一丝羞涩。
  沈清秋身边有人议论道:
  “年纪如此小,剑法便有如此境界,难得啊!”
  “这番一比,我们那些弟子勤学苦练,真是自愧不如。”
  “那洛冰河是沈师兄座下的。这么好的徒弟,我们遇不上啊。”
  “也不能这么说。倒不是遇不上,只是教不出,哈哈哈哈哈。”
  沈清秋面上波澜不惊,内心的得意掀起惊涛骇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不,收一收。明明是让洛冰河出风头,怎么搞得好像他比洛冰河还要得瑟!
  正想着,耳边突然听得少女轻灵动听的声音,“师尊。”
  倒不是宁婴婴,这一声师尊也不是叫他的。
  终于出现啦女主大大!
  柳溟烟此时还是个小姑娘,款步走来时的姿态飘然若仙,轻纱微拂眸露水色,相当之养眼。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
  为什么柳溟烟的面纱从小到大都不带摘的!
  围观女主真面目的希望再一次落空,沈清秋默默收回目光。
  那厢柳溟烟对他欠身一礼,“沈师伯。”
  沈清秋对她报之点头。
  柳溟烟立在齐清萋身后,水色的眸子却是飘在了远处的洛冰河身上,然后,不动了。
  卧槽瞎狗眼的剧情又来啦!
  虽然知道《狂傲仙魔途》会被他生生从终点网掰去绿丁丁,然而现在的剧情依旧是种马小说的逻辑,洛冰河的种马力在那里,站着不动都有大把的妹子往上贴,这一点是改变不了的。
  沈清秋倒不觉得不舒服,反而还有那么一丝吃瓜心态。
  毕竟是追了那么久的文,作为读者难免忍不住围观一下原本的剧情,也是情有可原。


                                                  未完待续
…………………………………………………………………………
作者的一点点话:
祝小伙伴们七夕快乐!
祝沈老师和冰妹百年好合!
表白你们!

评论

热度(1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