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琰

拯救人渣沈九(2)

啊啊啊好棒

斯文咸鱼:

水,水,小小糖和崩溃的沈老师


(大概会在晚上八点左右小改)






“师尊你出来了!”随着宁婴婴欣喜的一声惊呼向后看去果然沈九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竹舍门口,静静的看着前来帮忙的众峰主。
“清秋师弟你怎么出来了?”岳清源回头对门口的人笑了一下,沈九神思有些恍惚。
“清秋……师弟,你既然累了,便回去歇着,”岳清源扶起沈九的手,看似劝导,却掩饰不住强硬的态度,“这里有我和师兄师弟,不用担心。”
离那两个祸害要多远有多远。


看来是真的关心“我”
沈九冷笑,心中升起一种莫名的情绪。
大概是嫉妒,大概是不甘。
凭什么,同样是沈清秋,他沈清秋就可以拥有自己奢求了一辈子的东西。
为什么我是被放弃的那个,他是被选择的那个。
冰哥突然站了起来,当沈九发觉时,身后的冰哥已经环住了他的腰。
“啧,”沈九眉头一皱,手中折扇猛的一开,又猛的一合
“你……有问题?”
“什么问题?”洛冰河把玩这怀中人的左手,骨节分明,十指修长,白皙细腻,这手是真的好看,让人看着就心情舒畅。
“是脑子。”


围观的宁婴婴惊奇的发现那个奇怪的阿洛笑容凝滞了,那个奇怪的阿洛把奇怪的师尊的手放在了他的胸口,那个奇怪的阿洛把另一只咸猪手圈起了奇怪的师尊的脖子。


沈九的手腕感受到了那因身后之人收紧所带来的疼痛,但他没有反抗,
反正也没用,不是吗?
冰哥好像还打算放些狠话,刚抬起头,似乎看见了什么东西,突然撒开了蹄子,回到原地和冰妹一起装乖巧去了。
脖子突然一松,手腕上的压迫陡然消失,沈九整个身子一个踉跄,险些栽个大跟头。
一双手扶住了他。
沈九抬头看去,看到的是一张与他一模一样的脸。
沈清秋低头一看,看到是一张与他一模一样的脸。
四目相对。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二人都面带惊愕,倒不是没想过见面,只不过没想过这么快而已。


一片寂静。
二人光速分开。


“今天天真好。”沈清秋死命摇着折扇,视线飘向左边。
“是啊,”沈九将纸扇收起,抵着下巴,视线转到右边。


其实尚清华一直搞不懂,这个一看就要下雨鬼天气有什么好聊的。


城里套路深,over。
还是魔界那个二大王好啊!


“尚师弟,我们来聊一聊。”
沈清秋开口了。
“我认为当务之急是把这个洛冰河送走。”
沈九开口了,一开口就怼自己。
“师尊好狠的心,我还了你自由,就这么对徒儿?”冰哥眯起眼睛,嘴角浮起一丝意义不明的笑意。
沈九瞥了一眼那个阴阳怪气的洛冰河,仿佛是一个人俯视卑微的蝼蚁。
“我要是真的狠心,当时找你入门时便该将送你上路,也算为民除害。”
冰哥突然暴起,冲到沈九跟前。
“姓沈的,”冰哥扭住了沈九的下巴,脸上勉强挂着虚伪的笑意,“别不识好歹,我能断你手足一次,自然能再断第二次。”
“大可试试,”沈九闭上了眼睛 ,“顺便在剜去我的眼,一看见你我就反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啊,”冰哥仰天长笑,“好啊,我的好师尊,长本事了。”
“如你所愿。”冰哥的手搭上了沈九的双肩。
一道凌厉的剑气呼啸而过,冰哥倒也不是躲不开,只是这事着实有些令人讶异。
玄肃出鞘。
但又被人摁了回去。
被沈清秋。
“无论是在哪里,他岳七,”冰哥的表情逐渐扭曲,不知是嫉妒还是愤怒,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总是这么护着你啊,沈九。”
“闭嘴!”这次是两人一起喊的。
“你怎么……”
“师兄,”沈清秋转过头去,表情难得的凝重,
“这件事情,”沈清秋仰起头,天空阴沉死气,却也不是毫无生机。
“交给我。”


然鹅沈老师傅内心汹涌澎湃。


这两个人渣,真的能搞在一起?


系统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评论

热度(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