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琰

【梅林】The heir of Camelot 继承人

七里八里的乾君:




警告:1,虽然亚瑟在本文有性转,但他依旧是一个男人。


2。文里多处有开车,BL和BG都有,由于我是无差互攻党,这篇AM为主,但有MA情节,洁癖就不用点开了~


【梅林AMA】The heir of Camelot 继承人 第一部(1-29已完)


【梅林AMA】The heir of Camelot 继承人 第二部(1-26)


接下来lof同步更新,不出意外的话会在今年春节前完结。


同人本会在节后开始准备,有意向收的请关注lof或者微博贴吧~我就不一个个@ 了^^




这是我第一次写这么长的文~~谢谢从2016年开始催更追文的各位小天使~最后一程希望大家都开心~

【冰秋】渡山春(十二)

墨辄水云烟:

  苍穹山十二峰的试剑大会,每两年一届,各峰挑选出有实力的弟子分组切磋,最后根据得胜情况进行排名。
  红榜上有名的,只要柳清歌首肯,就能进入年轻人心心向往的百战峰。就算是不愿意离开本峰,实力一经证明,全派扬名,也赚得今后脸上有光走路带风。
  其实这就是个激励机制,鼓励年轻人发奋修炼,还能促进各峰之间的感情交流,所以就作为传统一直延续了下来。
  沈清秋这次回来,先去岳清源那里汇报了一下情况,应付完来自掌门无微不至的长篇关怀后,并不打算和其它同门继续寒暄,直接带洛冰河回了清静峰。
  回去的路上,沈清秋问洛冰河,“不日便是试剑大会,可准备好了?”
  洛冰河抬头道,“师尊放心,弟子一定为师尊争光。”
  沈清秋道,“尽力而为就好。不必想着为师。”
  虽说叫十二峰试剑大会,其实还是个人性质偏重。说起来,光论年纪与资历,放在整个清静峰,洛冰河并不够格,但沈清秋觉得,既然洛冰河有这个实力,就要给他展现的机会。
  原著里的洛冰河遭遇悲惨,除了因为剧情需要而开过几次外挂之外,童年和少年时期几乎全部活在角落和阴影里,少年人天生的志向和自尊被伤得千疮百孔,导致最后——心理变态了。
  倒不是怕冰哥再一次心理变态,不管洛冰河后来变成了什么样,沈清秋相信,就如每一个少年一样,原著里的洛冰河肯定也是憧憬过有一天能够被人认可,扬名天下的。
  所以这一次,沈清秋抱的就是这样的出发点,要让洛冰河好好的扬一次名——
  主角光环buff加身,就是这么自信!
  想到这里,沈清秋忍不住看了洛冰河一眼。
  洛冰河刚好也在仰头看他,见沈清秋朝他投来若有所思的目光,脸红了一下,轻轻的道:“还记得当年师尊将弟子领回清静峰,走的便是这条路。”
  沈清秋略微诧异,想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洛冰河却沉浸在回忆里,继续说道,“那个时候,我好像做梦一样,不知道自己在哪,不知道师尊为什么偏偏看中我。我好高兴,也很害怕其实真的是我在做梦,醒来就什么也没有了,也没有师尊。"
  沈清秋问:“那你现在,还害怕吗?”
  洛冰河摇头,“只要能时刻明白师尊心里在想些什么,就不会害怕。”
  沈清秋很郁闷。
  看来自己在洛冰河心里,高深莫测的形象两世都改不了。
  主角亲自认证√敢不敢加哲学深度值啊系统!
  洛冰河停下来喘了口气,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师尊,弟子没力气了。”
  妈哒。刚才还活蹦乱跳的,鬼才会信你!
  沈清秋面无表情,洛冰河朝他伸出手,眨了眨眼,“师尊........"
  所以说男主但凡行事,必有目的。
  沈清秋罔顾洛冰河期待的眼神,抬腿就走。
  洛冰河缠上来,语气里尽是委屈,“师尊,弟子是真的没力气了。当年山梯漫长,弟子初入山门,师尊还肯牵一牵弟子,为何现在反而不肯了?”
  这死缠烂打的,沈清秋觉得就像回到了上一世两人在一块鬼混(……)的过去,晃神片刻,居然忍不住想笑,连忙绷住了,干巴巴的教训道:“胡闹。要是被人看见,像什么样子。”
  沈清秋觉得自己对洛冰河实在是有些放纵过度了,这孩子现在跟自己撒娇装可怜就和家常便饭似的,以后还得了?
  话虽这么说,其实他也知道,洛冰河除了黏了点之外,还是很给他省心的。大多数时候,也就任他去了。
  至少这孩子听话。
  洛冰河见沈清秋不说话,以为自己得意忘形了,目光黯淡了片刻,慢慢把头垂了下去,乖乖的跟在沈清秋后面。
  沈清秋看他那副样子,在心里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还是放慢步子,牵住了洛冰河。
  洛冰河顿时愣住,抬头望去,目光灼灼。
  沈清秋略微干涩道,“若有下次,不再牵了。又不是几岁的小孩子。”
  洛冰河忙不迭点头,回握住沈清秋的手,心满意足,笑容在脸上慢慢扩大。
  
  接下来的日子,沈清秋也没闲着。
  清静峰参加试剑大会的,毕竟不止洛冰河一个,他这个峰主四处监督众弟子加强训练,捧着茶盏在竹舍的养老时间少了不少。
  毕竟是苍穹山派难得的大型活动,总得上点心吧。
  试剑大会那天,穹顶峰的演武场围满了人。除了苍穹山派本派的人之外,很多其它仙门教派也慕名或受邀前来观看,气氛非常热烈。
  演武场上方万里无云,十二峰的弟子们整整齐齐列队四周,而岳清源沈清秋等人则坐在演武场的正北面,正好观看场上的比武。
  这其实也是个十二峰峰主的情感交流会,十二个人凑一块,喝茶扯淡嗑瓜子,顺带聊一聊培养弟子的心得,评点评点场上的情况。
  沈清秋的座位就在坐在正中的岳清源旁边,省不了被抓住一顿嘘寒问暖,一边微微的笑着,一边似是漫不经心的望向洛冰河的方向。
  那头洛冰河穿着清净峰的校服,站在靠前的位置,正低头看着腰间前几日沈清秋特意从万剑峰给他找的剑,在一片情绪高涨中若有所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沈清秋收回目光,刚要低头喝茶,恰好瞥见柳清歌迎面走过来,条件反射的打招呼,“柳师弟。”
  柳清歌脚下一滞。脸上表情僵硬了半天,终于移开目光,木然点了一下头。
  岳清源打量着二人,欣慰道,“两位师弟刚共同历练一场,试剑大会在即,许多细节尚未来得及询问,眼下见你们关系融洽,我也就放心了。”
  沈清秋微笑。
  怎么看出来关系融洽的?
  只是没有一见面就打起来吧!
  掌门师兄你的要求可不可以不要这么低!
  ……但不管怎么说,至少没有之前的针锋相对了。
  柳清歌那头刚一落座,立马就有人玩笑道,“柳师弟可算到了。今年的试剑大会,百战峰预备拿下多少个名次?这回手下可留情些。”
  说这话的,正是齐清萋。旁边魏清巍笑道,“对谁不留情也不会对仙姝峰不留情,平日里我们这些弟子连仙姝峰山门都跨不进去,好不容易见了仙子们,自然手也软了。”
  所有人一哄而笑,齐清萋挑了挑细长的眉毛,也不答话。
  台上传来整齐的擂鼓之声,响彻整个演武场。试剑大会已经开始,所有人便不再插科打诨,全都把目光朝演武场中心望去。
  按照规则,资历低、年纪轻的弟子是不能直接和资历深的直接对上的。弟子们在按照资历分了组,以抽签的方式在组内两两对决,优胜者才有机会迎战更高资历者。
  如此层层淘汰,最后进行排名,表现出彩的便有机会挂名红榜,全派扬名。
  沈清秋的目光一直锁在台上,偶尔低头喝茶。
  洛冰河果然不负期望,剑法娴熟,惊艳之处不断,一路晋级顺利无比,吸引了众多目光。
  洛冰河挽了个剑花,利落收剑,在一片喝彩声里抬起头,目光直寻沈清秋而来。
  沈清秋对他微微一笑。洛冰河立马露出一个笑容,面上泛起一丝羞涩。
  沈清秋身边有人议论道:
  “年纪如此小,剑法便有如此境界,难得啊!”
  “这番一比,我们那些弟子勤学苦练,真是自愧不如。”
  “那洛冰河是沈师兄座下的。这么好的徒弟,我们遇不上啊。”
  “也不能这么说。倒不是遇不上,只是教不出,哈哈哈哈哈。”
  沈清秋面上波澜不惊,内心的得意掀起惊涛骇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不,收一收。明明是让洛冰河出风头,怎么搞得好像他比洛冰河还要得瑟!
  正想着,耳边突然听得少女轻灵动听的声音,“师尊。”
  倒不是宁婴婴,这一声师尊也不是叫他的。
  终于出现啦女主大大!
  柳溟烟此时还是个小姑娘,款步走来时的姿态飘然若仙,轻纱微拂眸露水色,相当之养眼。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
  为什么柳溟烟的面纱从小到大都不带摘的!
  围观女主真面目的希望再一次落空,沈清秋默默收回目光。
  那厢柳溟烟对他欠身一礼,“沈师伯。”
  沈清秋对她报之点头。
  柳溟烟立在齐清萋身后,水色的眸子却是飘在了远处的洛冰河身上,然后,不动了。
  卧槽瞎狗眼的剧情又来啦!
  虽然知道《狂傲仙魔途》会被他生生从终点网掰去绿丁丁,然而现在的剧情依旧是种马小说的逻辑,洛冰河的种马力在那里,站着不动都有大把的妹子往上贴,这一点是改变不了的。
  沈清秋倒不觉得不舒服,反而还有那么一丝吃瓜心态。
  毕竟是追了那么久的文,作为读者难免忍不住围观一下原本的剧情,也是情有可原。


                                                  未完待续
…………………………………………………………………………
作者的一点点话:
祝小伙伴们七夕快乐!
祝沈老师和冰妹百年好合!
表白你们!

拯救人渣沈九(2)

啊啊啊好棒

斯文咸鱼:

水,水,小小糖和崩溃的沈老师


(大概会在晚上八点左右小改)






“师尊你出来了!”随着宁婴婴欣喜的一声惊呼向后看去果然沈九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竹舍门口,静静的看着前来帮忙的众峰主。
“清秋师弟你怎么出来了?”岳清源回头对门口的人笑了一下,沈九神思有些恍惚。
“清秋……师弟,你既然累了,便回去歇着,”岳清源扶起沈九的手,看似劝导,却掩饰不住强硬的态度,“这里有我和师兄师弟,不用担心。”
离那两个祸害要多远有多远。


看来是真的关心“我”
沈九冷笑,心中升起一种莫名的情绪。
大概是嫉妒,大概是不甘。
凭什么,同样是沈清秋,他沈清秋就可以拥有自己奢求了一辈子的东西。
为什么我是被放弃的那个,他是被选择的那个。
冰哥突然站了起来,当沈九发觉时,身后的冰哥已经环住了他的腰。
“啧,”沈九眉头一皱,手中折扇猛的一开,又猛的一合
“你……有问题?”
“什么问题?”洛冰河把玩这怀中人的左手,骨节分明,十指修长,白皙细腻,这手是真的好看,让人看着就心情舒畅。
“是脑子。”


围观的宁婴婴惊奇的发现那个奇怪的阿洛笑容凝滞了,那个奇怪的阿洛把奇怪的师尊的手放在了他的胸口,那个奇怪的阿洛把另一只咸猪手圈起了奇怪的师尊的脖子。


沈九的手腕感受到了那因身后之人收紧所带来的疼痛,但他没有反抗,
反正也没用,不是吗?
冰哥好像还打算放些狠话,刚抬起头,似乎看见了什么东西,突然撒开了蹄子,回到原地和冰妹一起装乖巧去了。
脖子突然一松,手腕上的压迫陡然消失,沈九整个身子一个踉跄,险些栽个大跟头。
一双手扶住了他。
沈九抬头看去,看到的是一张与他一模一样的脸。
沈清秋低头一看,看到是一张与他一模一样的脸。
四目相对。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二人都面带惊愕,倒不是没想过见面,只不过没想过这么快而已。


一片寂静。
二人光速分开。


“今天天真好。”沈清秋死命摇着折扇,视线飘向左边。
“是啊,”沈九将纸扇收起,抵着下巴,视线转到右边。


其实尚清华一直搞不懂,这个一看就要下雨鬼天气有什么好聊的。


城里套路深,over。
还是魔界那个二大王好啊!


“尚师弟,我们来聊一聊。”
沈清秋开口了。
“我认为当务之急是把这个洛冰河送走。”
沈九开口了,一开口就怼自己。
“师尊好狠的心,我还了你自由,就这么对徒儿?”冰哥眯起眼睛,嘴角浮起一丝意义不明的笑意。
沈九瞥了一眼那个阴阳怪气的洛冰河,仿佛是一个人俯视卑微的蝼蚁。
“我要是真的狠心,当时找你入门时便该将送你上路,也算为民除害。”
冰哥突然暴起,冲到沈九跟前。
“姓沈的,”冰哥扭住了沈九的下巴,脸上勉强挂着虚伪的笑意,“别不识好歹,我能断你手足一次,自然能再断第二次。”
“大可试试,”沈九闭上了眼睛 ,“顺便在剜去我的眼,一看见你我就反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啊,”冰哥仰天长笑,“好啊,我的好师尊,长本事了。”
“如你所愿。”冰哥的手搭上了沈九的双肩。
一道凌厉的剑气呼啸而过,冰哥倒也不是躲不开,只是这事着实有些令人讶异。
玄肃出鞘。
但又被人摁了回去。
被沈清秋。
“无论是在哪里,他岳七,”冰哥的表情逐渐扭曲,不知是嫉妒还是愤怒,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总是这么护着你啊,沈九。”
“闭嘴!”这次是两人一起喊的。
“你怎么……”
“师兄,”沈清秋转过头去,表情难得的凝重,
“这件事情,”沈清秋仰起头,天空阴沉死气,却也不是毫无生机。
“交给我。”


然鹅沈老师傅内心汹涌澎湃。


这两个人渣,真的能搞在一起?


系统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